1. <ruby id="htb5a"></ruby>
        歡迎訪問江蘇新瑞重工科技有限公司官網!

        公司總機:

        0519-86226200

        • 地址:江蘇省常州市武進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鳳棲路20號
        • 傳真:0519-88385508
          0519-83261312
        • 業務郵箱:sales@shinri.cn
        新瑞首頁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機械工業轉型迫在眉睫

        已瀏覽:219003/31/2012  

        內容摘要:對于政府工作報告中,多處提到產業結構調整、優化升級,特別是提到“大力發展高端裝備制造業”,王瑞祥覺得“很受鼓舞。王瑞祥最后表示,“加快轉型升級的步伐,盡快提升機械工業的發展質量和水平,盡快實現三轉變、三提高,已經迫在眉睫、刻不容緩。 
        放棄“保八”,中國政府決定不再為了GDP增長8%這個象征性的數字而糾結。

          溫總理3月5日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12年GDP增速降為7.5%。這是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預期增長目標8年來首次低于8%。讓已經習慣了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世界資本市場“吃驚不小”。亞太股市收跌,歐美股市開盤走低,國際油價應聲而落。

          全國政協提案委副主任、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會長王瑞祥3月6日在駐地接受專訪時表示,這是中央冷靜分析后作出的科學決策。7.5%的提出,積極面更大一些,尤其從行業來講,要抓住發展機遇,適當控制發展增速,把主要精力放在調結構、轉方式、轉型升級上來,真正走出一條質量效益型之路,要靠內生增長、創新驅動來推動機械行業發展。

          7.5%的“積極因素”
          
          王瑞祥表示,7.5%,將增長目標略微調低,是要把經濟增長的速度適當放緩,不過分地追求速度和總量,把經濟增長方式轉到注重發展質量和發展效益上來。7.5%也還是留有余地的,為結構調整、加快發展方式轉變、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和走上科學發展的工業化道路,來營造良好的市場環境?,F在把增速放緩,集中力量解決過去存在的遺留問題。

          王瑞祥表示,7.5%是綜合各種因素后提出來的,是切實可行的,對全局來說也是有好處的。提出這個目標有個很重要的意義,就是發出一個強烈信號。要正視現在面臨的困難和挑戰,要看到我們面臨國際國內的經濟環境所帶來的挑戰,要加快結構調整和發展方式轉變的力度和步伐。

          “7.5%,對行業的影響也是有的,整個增速放緩,投資規模必然會放緩,有些產業的結構調整在總量控制上也會反應在對裝備的市場需求上,市場需求減少了,對裝備制造業的發展是有影響的。但總體看來,我覺得還是積極因素多的。”王瑞祥說。

          王瑞祥認為,我國的經濟發展仍處戰略機遇期,我國傳統優勢也仍然存在。市場前景也還看好,最重要的是,工業化和城鎮化的推進為發展提供了巨大的市場需求。另外,我國多年以來形成的產業規模、制造能力、配套產品不僅在國內,在國際上也有了一定的競爭力。

          根據機械行業發展實際,盡管2012年增速降為7.5%,考慮到各種因素,王瑞祥判斷,行業年度工業總產值、主營業務收入增長幅度在18%左右,利潤增幅在12%左右,出口創匯增長幅度在15%左右,主營業務收入利潤達到7.5%左右的目標應該能實現。

          面臨前阻后追壓力
          
          對于政府工作報告中,多處提到產業結構調整、優化升級,特別是提到“大力發展高端裝備制造業”,王瑞祥覺得“很受鼓舞。”

          王瑞祥表示,發展高端裝備制造業已經成為國家意志。機械行業要本著“存量更新換代、增量高端替代”的主導方針,以智能和清潔安全為重點,推進產品結構調整。通過加快新興科技與傳統產業的有機融合,提高關鍵基礎零部件及基礎裝備的技術水平。培育發展一批高端裝備,推進重大技術裝備的自主創新,提高新產品產值的占比。逐步形成以高新技術為引領,處于價值鏈高端和產業鏈核心環節,能夠提升整個產業核心競爭力的高端裝備制造業。

          但在王瑞祥看來,目前,我國已經成為世界機械制造業大國,但我國的國際市場去掉加工貿易部分,只能排在美、日、德之后居第四位。機械工業尚未形成一批占有較大市場份額、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企業和企業集團,也未形成一大批水平較高的專業化協作配套廠。機械行業至今還沒有一個叫得響的品牌產品。產業集中度低、專業化程度低、缺乏品牌產品,這些問題必須擺在行業發展戰略的高度加以重視,大力推動轉型升級的工作力度。

          目前,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實施“再工業化”戰略,對產業向高端升級的前景提出了嚴峻挑戰。全球范圍內新興產業發展進入加速成長期,信息網絡、生物、可再生能源等新技術正醞釀新的突破。人工智能、機器人、數字化制造等高科技飛速發展,將重新構建國際制造業的競爭新格局。美國、歐盟、日本等發達經濟體,將科技創新和新興產業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紛紛出臺了加速發展新興產業和實施以先進制造業為核心的“再工業化”戰略規劃,加緊在新興科技領域進行前瞻布局,通過政府補貼和稅收減免加大支持力度,搶占未來科技和產業發展制高點。

          另外,巴西、印度、俄羅斯等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也紛紛出臺了未來科技和產業發展規劃,加速發展具有比較優勢的產業和技術,實現優惠政策承接先進發達國家制造業轉移,對我國形成了前阻后追的壓力。

          “我們如果缺乏應有的敏感和危機意識,應對不當,貽誤時機,不盡快實現產業升級,將無法改變現有的大而不強的被動局面,而且還會拉大我國與發達國家之間的差距,并可能落伍于部分發展中國家。”王瑞祥說。

          三轉變與三提高
          
          王瑞祥特別強調,實現轉型升級,是機械工業突破瓶頸解決癥結的關鍵,是實現跨越發展的必然要求。

          轉型就是轉變產業發展方式,由整機帶動零部件發展向整機與零部件并重發展轉變;由主要依靠實物生產帶動向依靠實物生產與制造服務業協同拉動轉變;由主要依靠增加物質資源消耗、粗放管理向主要依靠科技進步、管理創新和勞動者素質提高轉變(以下簡稱三轉變),由傳統產業加快向創新型、綠色低碳型、智能制造型、服務型、內需主導型轉變,走新型工業化道路。

          升級就是全面優化產業結構、技術結構、產品結構、組織結構、工藝結構,促進行業結構的整體優化提升。盡快提高產業技術水平、提高產品質量、提高經濟附加值(以下簡稱三提高),打造結構優化、技術先進、清潔安全、附加值高、核心競爭能力強的現代產業體系。全行業要圍繞三轉變、三提高的轉型升級目標,力爭取得實質性成效,為建設機械制造強國奠定堅實基礎。

          王瑞祥最后表示,“加快轉型升級的步伐,盡快提升機械工業的發展質量和水平,盡快實現三轉變、三提高,已經迫在眉睫、刻不容緩。”

        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