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敬梓信息门户网 > 国际 > 国际军事行动法专家田士臣:中国应积极参与国际军事规则创制

国际军事行动法专家田士臣:中国应积极参与国际军事规则创制

分享到:

[环球时报记者郭元丹]10月9日,郭关智库副总裁兼国际军事行动法研究中心主任田陈石上校(退役)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需要从被动参与转向积极参与,并影响国际法规则的创建。未来,中国将需要在各个领域提出自己的计划,并在一些领域领导和引领国际规则的制定。

田陈石没有观看10月1日国庆70周年阅兵的震撼画面,甚至错过了首次亮相的无人作战队。然而,他对无人武器系统在未来海上战场中的重要作用的理解比许多人都要深刻。

9月30日至10月4日,中国唯一代表田陈石赴丹麦参加国际专家组第一次圆桌会议,修订《圣雷莫国际海上武装冲突法手册》(以下简称《手册》)。

什么是手册?如果《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规范和平时期海上活动的海事宪章,《手册》为规范战时海战提供了重要参考。从1988年到1994年,国际法专家和各国海军专家共同起草了该手册。该手册没有约束力,是一份“软法律”性质的国际文件。然而,由于它在国家一级被广泛接受,它具有权威性。该手册的许多内容已被吸收到各国的军事手册中,形成了越来越多的国家惯例。一些国际司法机构和权威国际组织也引用了《手册》的内容。面对无人武器系统、人工智能等新型武器的技术革命,为了适应发展变化,吸收近年来国际人道主义法公约的新发展,《手册》开始了新一轮的修订。

田陈石认为,作为一个拥有强大海军的国家,中国不能缺席这样一份将影响中国海军未来海军参与的重要文件。在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的常设项目中国论坛的资助下,田陈石作为国际法专家参加了此次修订会议。在1988年至1994年的第一轮手册起草过程中,中国军队也派出人员参加。国防大学退役少将张赵衷作为海军中校参加了一些会议。

由于严格的规定,会上讨论的细节还没有向公众公布。田陈石印象深刻的是,“海洋大国和海洋弱小国家的不同立场在《手册》中反映为规则上的差异,特别是在海战中使用新型无人武器系统的规则和指定海上战场的规则。”

所有国家都非常重视参与手册的修订。共有来自21个国家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35名代表出席了会议。美国派出了两名军事律师,他们在世界上非常有名,经常直言不讳,分别来自海军战争学院和印度太平洋总部。其中一名律师在与田陈石聊天时提到,回国后,应召集400多名美国海军律师和盟军海军律师一起讨论会议成果文件,并在国内层面启动磋商进程,征求各方意见。此外,英国、法国、日本等国派出了中校或上校级别的军事行动律师(日本是海上自卫队和国防学院)。

当修订后的手册文件成熟时,组织者可能会举行非正式的全国协商,并征求各国政府,特别是大型海洋国家对该文件的意见。田陈石希望中国今后也将主办一次全国协商会议,与国际专家组充分沟通中国的关切,以便最终结果文件能够充分反映中国的立场。

为了集思广益,参加会议,智库田陈石国际军事行动法研究中心和大连海事大学海法研究所也在9月下旬举行了一次专门的国内圆桌会议。会议的重要目的是在新一轮海战法修订会议之前充分吸收国内专业人士的意见。作为唯一的媒体人,《环球时报》记者出席了会议。

战争是非常残酷的。随着战争形式的不断变化,武器也在不断更新,其杀伤力也在不断增加。限制和减轻战争影响的唯一方法是武装冲突法。在会议上,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军研究员说,海上武装冲突法的立法目的是限制海上战争的手段和方法,保护那些在海上遇到困难的人。“海上武装冲突法要求海上所有交战方遵守战争法的一系列基本原则,例如限制原则,即交战方不能无限制地使用战争工具,使用的战争手段和方法应符合国际公约的规定。另一个例子是目标区分原则,即海上交战各方必须区分军事目标和平民目标。战斗人员和平民只能攻击敌人的军事目标和战斗人员。平民和平民目标不能成为目标。即使是敌方战斗人员也不应该为所欲为。

智库国际军事行动法律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何晓东(He Xiaodong)表示,在美国发动战争之前,律师肯定参与了行动计划的制定。从某种意义上说,战争是这个国家的国际形象。“如何战斗,是否滥用武器,是否使用违禁武器,是否杀害无辜的人...将决定这支军队是一支文明的军队还是一支野蛮的军队,以及这个国家是否受到国际舆论的谴责。”正如美国军事联盟前主席鲍威尔(Powell)在1992年4月提交国会的关于海湾战争的最后报告中所指出的:“法律因素影响每一个决策层次,战争法在决策过程中的作用是无价的

正因为武装冲突法对交战各方的限制性原则和不可预测的后果,欧美国家非常重视它。何晓东自1999年以来一直是意大利圣雷莫国际法人文学院的全职讲师。根据他的介绍,该研究所的武装冲突法课程始于1976年。参与者来自世界各地的军队和相关系统。第177届会议将于今年11月举行。迄今为止,已有170多个国家派出人员参加。这门课程分为基础课、高级课和特殊课。基础课训练基础知识,现在有为期两周的汉语课、俄语课、英语课等。例如,一些国家将派国防部长出席。特殊课程是根据训练计划和目的进行的有针对性的训练,如空战、海战、拘留和俘虏等。国家智库国际军事行动法中心(International Military Action Law Center)的成立,也是为了在条件成熟时,为中国军事律师提供国际军事行动法规则方面的培训。

何晓东观察到一个细节,即美国几十年来没有派学生参加基础班,但会派教师参加,永远不会错过学院组织的武装冲突法国际竞赛。何晓东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士兵掌握战争法是必修课,那些完全掌握了基础知识的人根本不认为有必要参加基础课程。美国派遣教官和不缺席比赛证明了“我是战争法的老师”。"

相比之下,亚洲和非洲等国家最近几年才开始认识到武装冲突法,它越来越受欢迎。何晓东说,中国越来越重视武装冲突法。2005年之前,在国际红十字会的支持下,中国每两年派遣人员参加武装冲突法基础培训。2005年,中国派出10多名知名干部参加基础班培训。从2007年至今,中国开始派遣正规人员参加基础班培训,这也是汉语班的起源。与此同时,我国一些军事院校也设立了战争法研究中心,研究课题全面。

2002年,田陈石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代表,参加了在意大利圣雷莫举行的第一届国际武装冲突法竞赛。也是在这场比赛中,田陈石意识到中国军队在扮演诉讼律师角色和参加战斗训练的能力上存在差距。

近20年后,曾在陆军、海军和国防部等不同部门任职的田陈石认为,中国陆军对武装冲突法的掌握和适用与英美等西方发达国家仍有很大差距。中国军队尚未完善诉讼律师的安排。相关学院和大学没有将武装冲突法作为军校学生的必修课,指挥官也很少参考战争法方面的信息。

这次我去丹麦参加会议。来自8个国家的军官都携带着他们自己军队使用的战争法手册。平时和战时的海上军事行动涉及许多国际法问题。各国军队向海上指挥官提供与调整国际作战规则有关的军事手册是一种普遍做法。例如,美国国防部出版的最新版《国防部战争法手册》于2015年6月更新。英国、法国、德国等。将不时更新他们关于武装冲突法的军事手册。

田陈石说,由于长期和平和中国军队“走出去”较晚以及缺乏国际经验,人们普遍认为战争似乎是一件相对遥远的事情,各方并不十分重视规范战时规则的武装冲突法。然而,事实上,中国的统一尚未实现,南海争端和复杂的周边局势存在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今年7月发表的《新时期中国国防》白皮书指出,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白皮书强调,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择。在发展方面,虽然中国主张和平统一,和平解决国际争端,但战争是绝对避免不了的。中国动用了许多国内外资源来处理南海仲裁案,这也使国内公众认识到了国际海洋法的重要性,并发现“当法律被使用时,恨它为时已晚”与南海仲裁案相比,海上武装冲突直接关系到国家主权安全和个人流血事件。如果由于军队缺乏对海战法的掌握而造成不良后果,国家和军队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目前,中国及其军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国家已经设定了建设一个强大的海洋国家和世界级海军的目标。田陈石认为,“如果中国海军除了拥有航空母舰和战略核潜艇等大国的重型装备作为硬件支持之外,不能参与和指导制定国际海上安全规则的进程,那么世界一流海军的软件标准就达不到标准。”作为一份将对未来海战规则产生重要影响的国际文件,中国有专家参与其中。理解文件的起草过程,参与意见并施加影响,让人们听到中国的声音,是中国参与国际治理的正确含义。中国已经从被动参与转向积极参与和影响国际法规则的制定。今后,需要提出中国在各个领域的计划,引导和引领新疆一些国际规则的制定。随着国家实力的增长,确立国际规则发言权必须是一个螺旋式的过程。"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 2000-2019 敬梓信息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